眼见之物的奇特已经让廖谋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他只听见怒目看向他的奇特生物朝着它走近的同时又叫喊了一声,“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也许是因为黑色雾气的影响,廖谋前方的奇特生物在逐渐逼近廖谋的时候,它原本怒目圆睁的眼睛变得正常了些,它好像对廖谋也没有那么明显的敌意了。
    而廖谋也逐渐恢复了他本有的力气,只是他还没开口,对面的奇特生物突然又停了下来,“出来,藏在暗处的东西,别以为看不到你你就以为可以逃过我的眼睛!”
    廖谋朝着他身后看了一眼,封苟的奶奶并没有走出来,她也没有做任何回应,反倒是廖谋面前的奇特生物现在已经走到了廖谋的身边。
    廖谋一惊,在他本能地想往一旁退去的时候,他整个人被奇特的生物伸出来的黏糊糊的长舌突然给卷了起来,“别动,让我再看清楚一点!”
    被这么一喝,廖谋被卷起来的身子一下僵住了,而他的眼前奇特的生物已经凑到了他的跟前,那双圆鼓鼓的眼睛一刻不停地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好像在看什么怪物似的。
    “原来是你……那个清明节曾经见过的人,你怎么会来这里?”
    廖谋虽然对他所遭遇的一切很疑惑,但是他听明白了卷住他的奇特生物说的话,它话里的意思显然是说它曾见过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它怎么会见过他?清明节?什么清明节?
    “您……您见过我?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您刚才说什么清明节?”
    “你先说你是谁?怎么会来这里?”
    廖谋镇定了一下自己,他似乎搞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突然出现的奇特生物对他并无恶意,它似乎是那被黑红之物裹挟的沉灵的守护。
    意识到这个之后,廖谋心情轻松了点,他艰难地伸手拍了拍紧紧卷住他的长舌,“您……您可否先让我缓口气,你这样下去我过会儿就被您卷成杆了!”
    从认出廖谋曾是清明节见过的人之后,廖谋眼前的奇特生物听到廖谋的话有些明显地松了松它卷住廖谋的舌头,而廖谋长出一口气后也立马回答了奇特生物的问话。
    “我从蝶湖市来,您认识封苟的奶奶吗?是她带我来的这里,不过我们好像走散了,您能确定这里除了您和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蝶湖?外面的世界?你居然真的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这不可能?难道店主已经能去往外面的世界了?你说谁带你来的?”
    “封苟的奶奶?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穿着长衫的人,您见过吗?”
    “没见过?你还没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找人,就是前面那里的人,您是?”
    廖谋这句话说完,只见卷住他的舌头彻底松了下来,他人跟着也被放在了地上,他还来不及揉酸痛的身体,就看见他眼前样貌奇特的生物朝着前面黑红之物裹挟的沉灵走了过去,廖谋也赶紧朝着那边追了过去。
    在两人隔着一定距离一前一后站定之后,廖谋看到奇特的生物眼含着热泪回头看向了他,“我叫梦婆,是湖心失爱岛湖心失爱店第十任店主阿十的仆从,也就是你看到的这位祭灵的随从!”
    “湖心失爱店?阿十?您在说什么?我不理解,眼前这位不是我们蝶湖市坠湖的沉灵吗?你是说她是你刚才说的什么店主?她还活着?”
    廖谋突然激动起来,然而很快他就被眼前告诉他它叫梦婆的奇特生物给打击到了,“你说的没错,这就是从你们外面世界坠湖而来的沉灵,她已经死了,我说的失爱店店主不过是她的一部分外生的影子罢了……也不知道我们店主如今怎么样了?不知道湖心失爱店如今又是什么样子了……”
    廖谋看着说话的梦婆声音越来越沉郁,他忍不住走上了前,“您为什么这么说?您可以带我去见一见您说的湖心失爱店的店主吗?我就是来这里找她的!”
    梦婆突然抬起了头,它奇特的面容上突然带着泪朝着廖谋哈哈大笑起来,“我要是能再见到我们阿十店主的话,还会在这里守着吗?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其实只是一缕怨魂,是被她勉强护住的一缕幽魂,我的身体早就被湖心里的影子蚕食掉了,就在过去的某个清明节的时候……”
    梦婆说着的时候伸手指了指他们面前被黑红之物裹挟的沉灵,廖谋诧异了,但是他似乎不甘心,“您的意思是你不能带我去见你们店主,那您可以告诉我怎么去找你们店主吗?您不能带我去,那我自己去找!”
    “这里来的了,走不掉,我就好奇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当初为了沉灵牺牲了自己的梦婆也没有想到它掉入湖心居然还能这样活着,当它发现自己身处祭灵所在地的时候,它震惊不已。
    可是几番努力后,它终于明白它只是被祭灵保住的一缕怨魂,至于它是怎么被保住的,它完全没有概念,只知道从那时起它就被困在了这里,这廖谋还是它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活物。
    廖谋看眼前的梦婆并没有要指引他的意思,他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就准备离开,可是梦婆却突然又叫住了他,“你不用想了,这里到不了你要去的地方,如果能去我早就去了,你说有人带你来的,这里除了你和我之外,确实一直都有个人在,就是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带你来的人,还有ta为什么始终不现身?”
    梦婆说完朝着某处一指,廖谋立马朝着那里看了过去,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喊一声,“封奶奶,您在那里吗?”
    这一声过去后很久,廖谋看去的地方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在廖谋准备朝着那边走过去的时候,他和梦婆一起看到不久前被廖谋因意外惊吓丢在地上的红色玫瑰花束慢慢地飘了起来。
    两人的目光随着花束一起飘向了半空,很快两人就看到那束玫瑰花束被放置在了悬着的被黑红之物裹挟的沉灵的胸前,一瞬间这暗黑的世界里好像多了一束光,就在那束红色玫瑰花束之上。
    “廖谋,我在的,你做的不错,居然自己就找到了你想要见的人,不亏我这么费心折腾一趟!“
    说着在廖谋和梦婆前方半空里渐渐飘下来了一个人,廖谋看去他怔了一下,这眼前身着白色衣衫的女人居然是封奶奶,她怎么又和不久前见到的不一样了呢?

章节目录

嫣罗之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断柯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柯儿并收藏嫣罗之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