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几年虽然有严打,但因为流动人口太多,社会贫富差距逐渐拉大,各种想不劳而获、铤而走险的人也多了起来。
    王林因为经常进出银行,穿着自然要体面一些,西装革履,看起来像个成功人士,身边又有一个青春靓丽的田晓青,虽然穿着朴素的便装,但相比绝大多数女人来,也算得上时髦时尚了。
    这样的两个俊男靓女走在一起,难免会引人注目。
    王林和田晓青,在火车站广场下了公交车,往售票大厅走的时候,斜刺里猛的冲出一个人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抢夺王林里的提包。
    整个行程,王林都是高度戒备状态的,他的提包,也不是单纯的提在里,而是套在腕上的。
    劫匪握住提包想跑,却拉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
    田晓青一个箭步过来,飞起一脚,踢向对方的下盘要害,同时一掌切向对方的脖颈。
    她用的都是一招制敌的杀招!
    劫匪下身被踢中,痛得苦胆水都吐了出来,加上脖子受到重击,眼前发黑,身子一晃,差点就摔倒在地,但此人身强体壮,挨了两记重击,仍然拼命抢夺王林中的包!
    王林对包的重视,以及田晓青的犀利反击,更让劫匪明白,自己看中的是一只肥羊,包里不是现金,便是贵重物品!
    田晓青下不容情,又是一脚踢在劫匪胸口。
    劫匪抓住她的脚脖子,往后拉扯,想把她拖翻在地。
    田晓青嘿的一声,身子腾的跳将起来,凌空一翻,挣脱了对方的束缚,反身一记重腿,踢在对方脑门上。
    劫匪做梦想不到,王林身边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脑子嗡嗡直响,庞大的身躯,重重栽倒在地。
    王林和田晓青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这个劫匪身上,却不料此人还有同伙!
    就在田晓青一脚踢倒劫匪的同时,另一个身形矮小的劫匪同伙,亮出一把跳刀来来抢夺王林的提包!
    田晓青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矫健的身形,往王林这边一扑,抓住他的臂,朝自己身后一拉,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王林。
    矮匪中的刀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对准田晓青胸口扎过来!
    那把匕首,在阳光下闪着吓人的寒光!
    王林心惊胆颤:“田姐,小心!”
    他想也没想,将中的提包,对准矮匪的脸丢了过去。
    三人缠斗在一起,彼此离得近。
    皮包准确无误砸在矮匪脸上。
    矮匪的刀,偏了一偏!
    与此同时,田晓青身子一侧,脚步一闪,那刀子擦着她胸前而过,割破了她的上衣!
    趁着对来不及收招,田晓青举起中的两瓶茅台酒,砸在对方脑门,哐啷一声,酒瓶碎裂,酒香四溢!
    对方是亡命之徒!
    田晓青一击得,再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空入白刃,一把抓住矮匪的腕,一个肘击,打在对方的右侧颈动脉窦上。
    颈动脉窦位于颈内动脉的起始部。为颈总动脉和颈内动脉交界处的膨大部分,左右两侧各一个。此处血管壁略薄而管腔微膨大,故称颈动脉窦。它是动脉血管上的特殊结构,能感知血压变化,根据血压来调节心脏跳动、血管收缩频率。
    临床表明,按压颈动脉窦容易出现心跳变慢、血压下降,甚至会昏厥,心脏骤停,所以这个穴位也被称为“死穴”!
    田晓青也是万不得已,出此狠招!
    矮匪脑袋缺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全身发麻,一动不动,像武侠电影里被人点了穴一样。
    田晓青娇叱一声,夺下他中的跳刀,狠狠一脚,扫在对方脚踝处,对方应声而倒,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王林捡起提包,抱在胸前。
    这边打斗结束,那边值勤的车站警察也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不明真相的警察沉声问道。
    田晓青亮出警官证,说明事情经过。
    赶来的几个车站警察惊疑不定,察看倒在地上的两个劫匪状况,朝田晓青竖起大拇指:“同志,你太厉害了,一个女同志打两个壮汉,拳拳到肉,招招到位!厉害!”
    他们一人一个,把两个劫匪的双反在背后铐了起来,让他们蹲在地上,对准他们的后背,狠狠踢了几脚。
    这几脚踢得狠了,那两个劫匪哇的吐出几口鲜血来。
    王林第一次看到这样惩治犯罪分子的,看得心中悸动。
    田晓青低声道:“这叫下马威,废了他们的戾气。”
    王林嗯了一声,心想对待这种人,绝对不能心慈软!
    田晓青和王林一起,配合警察做了笔录,这才离开。
    王林看看田晓青胸口:“衣服破了,里面没受伤吧?”
    田晓青俏脸微红,伸挡了一下胸口:“没事。”
    王林微一沉吟,带她到附近服装店。
    这是一家外贸服装店,卖的都是港台风格的潮流服饰。
    王林看中一件女式上衣,对田晓青道:“你试试这件衣服。”
    田晓青也没有多想,拿了衣服进试衣间。
    她换上衣服出来,照了照镜子,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心想王林的眼光真是好,这衣服款式,和她的身材、肤色、脸形真是绝配。
    田晓青左右转了转身子,很喜欢这件衣服,问售货员道:“多少钱?”
    售货员笑道:“同志,你先生已经付了款。”
    田晓青怔了怔,才明白对方所说的先生,就是指王林,对王林道:“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王林道:“田姐,别客气了,你是为我挨的刀子。”
    “衣服多少钱啊?”田晓青问售货员。
    售货员道:“158元。”
    “158元?”田晓青听到报价,不由得大吃一惊!
    她这一辈子,也没穿过这么贵重的衣服!
    这只是一件单衣啊,又不是套装。
    一套呢子衣服,也才一百多呢!
    “太贵了,我另外换一件便宜的。”田晓青说着,就要进试衣间脱下来。
    王林笑道:“买都买了,就这件了。我们去赶火车了,晚了又要等下一趟。”
    田晓青无奈的接受,笑道:“这么贵的衣服!我都不敢穿出来!不过这料子穿着真的舒服,透气又绵柔,款式也好看。”
    王林道:“这是港的。”
    两人出了门,田晓青不解的问道:“王林,她说的先生,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说你是我的先生?”

章节目录

逆袭19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逆袭19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