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哎哟一声,打了下手背:“我真把这事给忘了!明天再说吧!”
    李文秀道:“是你和邓大宝同志约好了时间,失约也是你的事。”
    王林笑道:“多大的事,我打电话跟他说一声就是了。你也失约呢,你怎么不说?”
    李文秀道:“我哪有失约?”
    王林道:“你答应我去买沙发的?沙发呢?”
    李文秀噗嗤笑道:“你说这个啊,我得空了再去。”
    “今晚就去?”
    “晚上去啊?我得糊火柴盒。”
    “这能赚几个钱?我这一趟下来——”王林看看孙小蝶,走到李文秀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赚了18万!”
    “你赚再多也与我无关,我淘米做饭。”李文秀一脸的云淡风轻,“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我没买什么好菜。只有一个蔬菜,一个四季豆炒肉。”
    王林道:“那你先做着,我出去买只鸡回来吃。”
    “一只鸡四、五块钱呢!”李文秀道,“买半只就够了啊!”
    王林笑道:“买一只,我俩一人吃一只大鸡腿!”
    李文娟道:“姐夫,那我呢?”
    王林道:“你和小蝶,每人吃一只大鸡翅!”
    “好啊!谢谢姐夫!我好久没吃过鸡了!”李文娟舔舔嘴唇,“说得我都流口水了。”
    李文秀道:“你看看你,都被你姐夫养胖了!”
    李文娟道:“这说明我姐夫人好,又会赚钱啊!”
    王林呵呵一笑,自去买鸡。
    晚上,一家人吃了一餐美滋滋的小鸡炖蘑菇,连一滴汤汁都没有剩。
    吃过饭,王林便催着李文秀去买沙发。
    “晚上也看不清楚沙发颜色,还不如白天去。”
    “又要等周日?别等了,不就买个沙发吗?买什么不是坐?”
    “行,我先洗碗。”
    “交给文娟和小蝶收拾吧!我们走了。”
    李文秀没法子,只得跟着他出来逛街。
    她换上了自己做的新裙子,加了一个抹胸,就不会显得太过性感。
    其实申城也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很多外来的思潮和服饰,都率先在这边落地生根,比起花花世界广州来,也不遑多让。
    只不过,李文秀人比较传统和保守,太露的裙子不敢穿出街。
    八十年代末期,申城的家具种类已经很丰富了,随着人民群众工资水平的提高,私人家具店也开始遍地开花。
    在南京路的家具店里,王林相中了一套布艺沙发,款式虽然比不上后世的美观,但舒适度却一点不逊色。
    售货员介绍道:“先生,这是仿欧美风格的沙发,款式做工,都是最好的。”
    王林笑道:“欧美风格?压根就不是这种样子。欧式的沙发,分欧式田园沙发和欧式古典沙发,欧式田园沙发追求回到自然,色彩以白色为主,辅以花纹或者条文的点缀,把乡土之气刻画得淋漓尽致。而欧式古典沙发则更多是延续了欧式皇庭的贵族气息,色彩浓烈,造型高档气派,尊贵典雅。你这顶多算是现代简约风格。”
    售货员笑道:“先生一看就是出过国外,见多识广的人。那您看中这套沙发了吗?”
    “多少钱?”王林问。
    售货员问道:“请问您是自己家里买呢?还是帮单位购买?”
    “有什么区别吗?”王林问。
    售货员道:“如果您是帮单位买,我们可以帮您在发票上开高一些价格。”
    王林秒懂。
    但李文秀却不懂,问道:“为什么要在发票上开高价?”
    售货员笑笑不说话。
    王林道:“我们自己家里买。”
    售货员道:“先生,您家用的话,那就是780元。”
    “这么贵?”李文秀道,“不买!买套两、三百块钱的也就差不多了。”
    售货员道:“两百多块钱的沙发?那只能买那边的皮沙发。”
    李文秀道:“皮沙发反而便宜?”
    “那种款式过时了,而且只有一个长方形的三人座。而这种是一套,有四个沙发呢!”
    “那就买皮的。够用了。”李文秀说道。
    王林道:“皮的都不是真皮,都是人造革,天气一热,好大一股异味,夏天坐着热,冬天坐着又冷。还不如买布艺的,拆洗也方便。”
    售货员恭维道:“先生是个识货人。”
    李文秀道:“这也太贵了。五百能不能卖?不能卖我们换一家再看看。”
    售货员道:“五百买不到,您再加一点吧?六百八卖您了。”
    李文秀道:“就五百块!五百块我都觉得我还价太高了!我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出头,要不吃不喝五个月,才能买这么一套沙发呢!不用你们开发票,反正也没地方报销。卖不卖?不卖我们走了。”
    售货员笑道:“行,卖您了,真的,我们从来没卖过这么低的价格。”
    王林心想,李文秀真的是太会还价了!
    换作他来买,只怕不还价就买下也有可能。
    李文秀道:“我们就要这一套,不用从里面拿,我怕你们以次充好,摆在外面是好货,送上门的是次品。你们现在就派个车,给我送家里去。”
    售货员笑道:“这一点请您放心,我们是品牌家具店,不会做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
    李文秀道:“那可难说。隔壁陈大爷买了把藤制的躺椅,看中的货和送到家里的货,完全是两个样子,样板货是真正的藤椅,送回家里的却是假皮编织的藤椅。他找了工商局的人来,才把那把椅子给退掉!”
    售货员不敢再说,安排送货的司机,把那套沙发搬上车,送回王林家里。
    一回到家,李文秀就开始量尺寸,要做沙发套。
    王林等她量完了,这才往沙发上一躺,笑道:“舒服!明天再去买台冰箱回来。”
    李文秀道:“冰箱没什么用,我们都是每天买新鲜的菜。”
    王林道:“夏天来了,多买些冰棒啊、汽水啊、可乐啊放在家里。”
    李文娟马上举双手赞成:“姐夫万岁!”
    李文秀道:“不许买!冰箱可耗电了,有那个电费钱,都够你吃冰棒的了!”
    王林道:“我这次去了趟西安乡镇下面,听说那边连电都没通。”
    孙小蝶道:“我老家也没通电啊!我家唯一的电器,就是手电筒!”
    李文娟扑哧笑道:“手电筒也算电器吗?小蝶,你老家真这么穷啊?”
    孙小蝶嗯了一声:“我老家在山上呢!来城里打工以前,我都没看过电视。到王哥家里来以后,头一回看彩色电视呢!以前我婶家也只有黑白电视,还是小小的一台。”
    李文娟道:“我家也是黑白电视机。所以我说啊,我姐真是好命,嫁了我姐夫这么好的男人!我们也跟着享福了!又是彩电又是沙发的,真舒服!你看这沙发,多有弹性啊!坐在上面,屁股都陷进去了呢!”
    李文秀记好了沙发尺寸,拿出家里存的布料来,正在看哪一块布料适合裁制沙发套,听到妹妹说的话,不由得看了王林一眼,然后抿了抿嘴,浅浅一笑。

章节目录

逆袭19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逆袭19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