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队的工头名叫孙长友,和王林认识,当初王林找他接工程时,两个人打过交道。
    孙长友看到王林走过来,连忙撇开身边干活的人,朝他迎上来,一边走一边掏出烟,递了一支给王林:“王副厂长!你来了!”
    王林也掏出自己的烟,递一支给孙长友,问道:“长友同志,怎么样?工程没遇到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我们整平地基多花了些工夫,不然这主体早就拉起来了。你看这下面,我们把石基往地下打了一米多高呢!防水防潮层也铺设了好几层呢!”孙长友笑道,“最多还有半个月,这主体框架就建完了。”
    他微一沉吟,低声说道:“只是那边的马路,想必你过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有人故意卡脖子啊!硬要我们给一千块钱才能让我们过。就那点地,给两百都嫌多!他可真敢狮子大开口!沈奶奶也是个倔强人,不肯出这个钱。两下里就这么僵住了!”
    王林点点头:“我奶奶的想法是对的。不能惯着他们,今天多给他们钱,明天其它出了地的人,也会过过问我们要差价的!这碗水一定要端平了啊。”
    孙长友道:“这条路,说是你们家修的,可也是为村里修路啊!修好路以后,谁家人不走?而且是你出钱给他们修!也能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我把村干部都喊过来了,讲道理,做工作,就是说不通!”
    王林对此倒是看得透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呢!耍心机、斗心眼,这算多大点事?
    所谓的傲娇,也不过是在待价而沽罢了!
    王林指着马路那边,对孙长友道:“我给你个建议,咱们绕开沈文武家,拐一个大弯,从别人家门前绕过来,等于是修了个弯道,顶多就是多费些工夫。哪怕同样是多花一千块钱,我也宁可绕一下!不能把钱给一家人赚完了!”
    “这样也行啊!”孙长友双眼一亮,笑道,“那就这么办了,我明天就喊人把地谈下来,然后尽快修完。这土马路修起来还是快的,你考不考虑打水泥马路?”
    王林笑道:“就算要打水泥马路,也要等你们这边工程完成得差不多了再搞,不然你们拖材料的工程车进进出出的,又把我的马路给搞坏了。”
    “没那么夸张!”孙长友笑道,“你要是搞的话,也一并交给我们做了。我帮你搞好一些。其实也不用搞宽了,能过一辆车就行。反正这农村里车少!”
    “好,那就交给你们搞了。工程款到时一并结算。”
    “你是申纺厂的王副厂长,我还能不相信你吗?行了!交给我,你就放心吧!你对爱人是真的好!我认识这么多人,富人、领导,什么人没见过?但是又有几个男人,肯为了爱人家里这么出力、出钱的?”
    王林笑道:“我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孙长友朝他竖竖大拇指:“真不错!苏州好姑爷!”
    王林走到工地,围着房子转了两圈,又到里面看了看布局和质量,确定没有什么问题,这才回到工棚来。
    沈雪正和奶奶一边聊天一边炒菜。
    “你先别出去了啊,马上开饭了。”沈雪笑道。
    王林哦了一声,问道:“奶奶,工人的饭菜,是他们自己做吧?”
    沈奶奶笑道:“刚开始我帮着做了两天,后来他们就不让我做了,他们自己请了个厨师在做饭菜了。我只做自己的。”
    “那就好。”
    王林刚坐下,二叔沈文武和二婶吕桂花就端着笑脸过来了。
    “哟,小雪回来了!”吕桂花的脸,笑开了褶子,“小雪,你可真有出息啊!不声不响的,就盖起了这么大的房子!你好有钱哩!你还瞒着我们,说你没有钱,你这是怕我们去城里打扰你吧?”
    沈雪道:“二婶,我哪里有钱啊?我拿的是死工资,一个月不过百来块钱,现在城里物价贵得要死,连杯水都要花钱买呢!我这点工资,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
    “这盖新房子不得花钱哪?你还说没钱?”
    “这是王林的钱!是他帮我家盖的!”
    “哟,王林是你男人,你男人的钱,不就是你的钱?没看出来啊,王林,你一个小小的工人,也存了这么多的钱?我听工人们说,你修这房子,要花好几万呢?”
    王林跟孙长友交待过,要他们不要说出工程的总造价,就是怕乡里人心生嫉妒。
    孙长友的确没说实话,但说少了,别人也不会相信,毕竟这么大的工程在这里摆着,随口说了个几万块钱。
    两万也是几万,九万也是几万,至于到底多少,就随便当地人去猜了。
    王林道:“我一家人都是工人,也就是家里这些年来的积蓄罢了!在城里有房分,不用买房。沈家的房子实在太破烂了,我虽然不是奶奶的亲生儿子,但我是她的孙女婿,更是沈雪父亲的亲女婿,我有义务担起这个家的责任。”
    这番话,连讽带刺,把沈文武顺带给讥讽了一番。
    无奈人家脸皮厚得很,油盐不进,压根就装听不懂。
    吕桂花眼尖,看到了旁边案台上的肉,笑道:“这么多的肉!奶奶一个人也吃不完,我拿一块回家吃吧!”
    她看到旁边有一盘炒好的肉,拿起筷子就夹了吃:“哎呀,小雪的厨艺不错,做的菜好吃!”
    沈雪无奈的朝王林笑了笑,意思是我的亲戚给你丢脸了。
    王林倒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一时吃过饭,王林到三叔家借了条钓鱼竿,到前面池塘去钓鱼耍。
    鱼竿是用竹子自制的,绑上鱼线,装上鱼钩,就是一根钓鱼竿了。鱼饵则是在附近土地里挖的蚯蚓。
    沈雪也好奇的跟着王林来到池塘边,王林找了两块石头,搬到水边,两人各自坐了一块石头。沈雪提了个小水桶,到池塘里装了一点水,放在旁边。
    “你钓过鱼吗?”沈雪笑问道。
    “钓过美人鱼。”
    “我不信,这世上真有美人鱼?”
    “有啊,沈雪就是。”
    “好啊,你又拿我取笑呢!”
    王林哈哈大笑。
    沈雪撩了一下秀发,低声说道:“我二叔二婶就是那样的人,你别介意啊。”
    王林笑道:“我觉得他们活得最真实,人能把自己内心活出来,完全不用装,也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这也是一种本事。”
    “你还夸他们呢?那马路的事怎么办?”
    “你别管了,我已经搞定了。”
    “是吗?你是怎么搞定的?”
    “条条大路通罗马,条条大路也通沈家啊!此路不通,咱们换一条路,不就通了吗?”
    沈雪想了想,理解了王林的用意:“你是绕开了二叔家?”
    “对,既然他家不需要有马路,那就不从他家门前过好了。绕一点路,费不了两分钟时间,无所谓。”
    “钓了这么久,也不见你钓上鱼来,你到底会不会钓啊?太无聊了吧?要不我们还是去梨树林拍照玩吧?”
    “别着急,钓鱼嘛,得有耐心。”
    “是吧?你当初为了钓我,花费了大半年时间呢?是不是?”
    “呵呵,是啊!还不是被我钓上来了?”
    “你就得瑟吧!”沈雪抿嘴一笑,伸出手指,往他脑门上一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逆袭19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逆袭19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