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被陈繁扶着,从二楼的舞厅下来。

    他此刻已经是醉意朦胧。

    司机是没有资格参加这场舞会的,都被安排到管委会里去休息了,舞会原本计划要进行个半小时,谁也没想到王林这么快就不跳了。

    所以罗伟压根就没在下面等着王林。

    陈繁也喝了不少酒,虽然没有王林喝得多,但也有了几分醉意。

    她扶着王林下楼,已经费尽了力气。

    陈繁在舞厅下面的公用电话亭借了把椅子,让王林坐下休息,然后打电话到管委会,通知罗伟赶紧过来。

    罗伟听王总喝醉了,立马就开车过来了。

    管委会离舞厅本就很近,罗伟几分钟就到了,和陈繁起扶着王林上了后排座位。

    罗伟对陈繁道:“陈副主任,辛苦你坐在后面照顾下王总,我怕他睡着了摔跤。”

    陈繁应了声:“好。”

    她坐上车后座。

    王林身子歪,往她身上就倒。

    陈繁只得抱住他,想把他扶起来,但王林身子软软的,差不多处于半睡眠状态了。

    罗伟边启动车子,边笑道:“我们王总就是这样,只要喝多了酒,必定要睡觉才好。今天他没少喝酒啊!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倒下。陈副主任,只是辛苦你了。”

    陈繁见他并不介意,自己也就不在乎了,干脆把王林的头,枕在自己腿上,让他半躺在后座上。

    “王总酒量算不错的了,今天这么多的人敬他酒。”陈繁将络秀发捋到耳后,低头看着怀里的王林,觉得他此刻颇像个大男孩,不由得微微笑。

    罗伟道:“王总起码喝了瓶多的茅台!后面那两瓶茅台要是不开的话,王总还不至于喝醉。”

    想到酒宴最后那两瓶茅台,陈繁忍不住想笑!

    都怪范荣成,说话不利索,结果多开了两瓶酒!

    陈繁甚至怀疑,范荣成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个酒鬼,但茅台酒现在价格贵,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喝,今天有王林的赞助费,他还不喝个痛快?但开多了茅台酒,又怕在场的领导怪罪,所以故意装醉,用口齿不清的话语,引导服务员把那两瓶茅台给开了。

    罗伟开着车,回到王林家楼下。

    陈繁路上都抱着王林,被他沉重的头压得双腿都麻木了。

    眼见车子停下来,陈繁说道:“罗伟同志,我腿麻了,我动不了,你得帮忙扶下王总。”:.

    罗伟打开车门,扶着王林起身,推了推王林:“王总?王总?”

    王林喔了声,似乎醒了过来,但又没有完全醒的样子,身子还是软绵绵的。

    陈繁伸了伸腿,活动了下,然后赶紧下车,帮助罗伟起,将王林扶出车来,两个人左右,架着王林往楼上走。

    上了二楼,罗伟敲门。

    今天是周末,李秀等人都在家里。

    燕子打开门,看到醉气冲天的王林,便大喊声:“王叔喝醉了!”

    周粥也在王林家里耍,正和李秀在聊天呢,两人闻言,齐起身,来到门边。

    罗伟笑道:“王总参加工业区的庆典,喝太多酒了。”

    李秀道:“快扶他进来,怎么醉成这样了?罗伟,辛苦你,扶他到房里去。”

    罗伟和陈繁起扶着王林进了屋,往里面卧室里走。

    李娟跑出来,笑道:“我姐夫又喝醉了!”

    王林忽然梗起脖子,喊了声:“我没醉!”

    陈繁听了,不由得好笑。

    她和罗伟起,把王林扶进了卧室。

    李秀跟着进来,帮忙把王林扶正,帮他脱了鞋子和外套,拿过被子来盖在他身上,笑道:“他喝醉了就爱睡,睡觉就好了。”

    王林虽然身体不受控制,但在车上眯了觉,灵台有了几分清明,说道:“秀,款待下陈主任。陈主任,招待不周了!莫怪!”

    陈繁笑道:“王总,你就好好休息吧!不用管我。”

    李秀这才打量陈繁,说道:“你就是城西工业园区管委会的陈副主任吧?我听王林在家里谈到过你。今天谢谢你了!”

    陈繁道:“我没事。”

    李秀请他俩出来,到客厅落座,吩咐李娟道:“你去照看下你姐夫,搓块热毛巾帮他擦擦脸和手。”

    自从李娟来到王林家,但凡王林喝醉了,都是李娟做照顾他的事。

    她本人也很愿意做这种累人的活计!

    李娟抿嘴笑,自去照顾王林。

    周粥笑道:“王林喝醉了,他今天没唱戏吗?”

    陈繁不解的问道:“唱什么戏?”

    周粥咯咯笑道:“他喝醉就爱唱各种戏剧的!”

    陈繁笑道:“那倒没有,他今天喝太多了,直接就喝倒了。”

    李秀请她和罗伟坐下,吩咐徐英倒茶来。

    陈繁也喝了个七七,刚才扶着王林上楼来,用尽了力气,此刻还真想歇下,便坐了下来,她打量王林的家,被他家这么大面积的房子给震惊了,心想不愧是有钱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她要是知道王林在外面置办了多少房产,肯定更要震惊诧异了!

    王林这觉好睡,直到傍晚才醒来。

    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家里,这才记起之前发生的事来。

    王林起床,先冲了个凉,换了衣服,这才走出来。

    客厅里只有徐英带着宝宝在。

    “王林,你可算醒了,头痛不痛?”徐英问他。

    “不痛。陈主任呢?”

    “陈主任?哦,她早就离开了。秀留她吃饭,她说不必,秀便安排罗伟送她回去了。”

    王林听到三楼上传来钢琴声,抬头看了眼楼上。

    徐英笑道:“沈校长来了,在上面教舞蹈呢!秀她们都在上面学习。我们都已经吃过晚饭了,你现在吃吗?”

    “吃。”王林往沙发上躺。

    徐英把热着的饭菜端出来,摆放在茶几上,把筷子递给王林。

    王林吃着饭,笑道:“还是徐姐你做的家常菜好吃。我这嘴吃你做的菜吃习惯了,外面再大的饭店,再好的大厨,也做不出来你这个味道。”

    “你喜欢就多吃点。”徐英坐在旁边,看着摇篮里的宝宝。

    王林道:“你以后回家去了,我就吃不着你做的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逆袭19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逆袭19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