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接完电话,蹙了下眉头,良久没有说话。

    李秀正逗着儿子玩呢,见他如此表情,便问道:“怎么了?”

    王林道:“个人欠钱不还,被人追杀,他从三楼跳下来,摔断了腿。”

    “啊?谁啊?”李秀等人都脸震惊的看向王林。

    王林道:“月月爽卫生巾工厂的老板,刘显成。”

    李秀她们当然并不认识此人,哦了声也就不再关注。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秀见王林兴致不高,问道:“那个刘显成是你朋友?”

    王林吸着烟,摇了摇头:“不是。他是我的敌人。”

    李秀道:“他是你的敌人?他现在穷途末路,对你来说岂不是更好了吗?你又少了个竞争对手。”

    王林嗯了声,轻抚妻子的后背,淡然说道:“他能有今天,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也可以说是我害的。”

    李秀这才明白王林为什么这样子闷闷不乐,安抚他道:“古人说,将功成万骨枯,这话虽然有些吓人,但恰恰说明,这世界上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你和他是竞争对手,不是你打倒他,就是他打垮你。总有个人会倒下。对我来说,我宁可你是心狠手辣的那个人,你绝对不能倒下。”

    王林扭过头,将烟头掐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笑道:“还是我老婆看得透。”

    李秀道:“我以前想,个人有了那么多的钱,明明足够花了,为什么还要不停的追逐成功?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歇歇呢?”

    王林嗯了声,听她说她的感悟。

    李秀道:“我现在明白了,人到了定地位,就不再受自己控制。王林,你现在不是个人,你也不是家人,你的工厂里还有几万个家庭,有几十万人依靠着你的工厂而生活。所以你不能倒下,爱秀集团更不能倒下。”

    王林搂妻入怀,微微笑:“你的确成长了。”

    李秀道:“我当了厂长,我才明白这个道理。厂里这么多的人,我这个当厂长的,有责任、也有义务带着大家赚到钱,把生活过好了。前两年工厂效益下滑,厂里的领导天天开会,我那时只是个普通工人,其实并没有感觉到危机,但现在想想,当时周厂长他们肯定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和压力。”

    王林道:“何尝不是呢!你看看现在的十七厂,整个厂子已经全部散了,机器拖到旧仓库封存起来,也许永远没有见天日的那天。大半的工人被我们爱秀集团接收了,还有部分人分流的分流,下岗的下岗。”

    李秀道:“这样的工厂还有很多呢!厂里人都在说,还好有王林保住了我们厂,不然我们也是下岗工人了。”

    她坐起来些,看着自己的男人,说道:“我现在特别的敬佩你,你是我的骄傲!王林,你真的好棒!”

    王林呵呵笑。

    妻子的话,有如道阳光,将她心头的阴霾给扫除了。

    他这段时间,先是忙着处理周粥怀孕的事,又是处理沈雪怀孕的事,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和李秀好上阵。

    李秀解开了扎头发的手绢,头瀑布般的黑发,披垂在脑侧,身上穿着淡雅的睡裙,标准的瓜子脸上是如描似绘的五官,闪着聪慧的杏仁眼,乌黑发亮,有种稳重端庄的气质。

    她的身材恢复得极好,小腰纤纤盈盈握,玲珑浮凸的身材,将睡裙高高人撑了起来,下面是双光洁溜溜的白花花的大长腿

    李秀生完孩子以后,人变得更加女人味,身材也更加的挺拔颀秀,比以前更加迷人心神。

    王林将她抱在怀里,肆意的怜爱。

    李秀将头往下低垂,仰着脸,迎着男人的唇,嘴里发出声轻轻的嘤嘤声。

    ……

    王林派人和刘显成做了次谈判。

    刘显成为了还债,愿意低价变卖工厂的切资料。

    不过,他对爱秀集团的代表,提出来个请求:请你们接收我工厂的工人。

    马红才和高鹏也不能做主,便打电话回公司请示王林。

    王林想了想,同意了刘显成的要求。

    商业战场上,各使手段,这是为了生存,也是为了发展的需求。

    不管最后是谁碾死了谁,都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但刘显成能为自己的工人着想,提出这个要求,王林是可以接受的。

    他收购了这两条生产线以后,也需要招聘人员,正好把月月爽公司的职员接收过来,也算是节省了招人和培训的程序。

    爱晴柔和月月爽两款卫生巾之间的争夺战,就此告段落,以爱晴柔的完胜而告终。

    这场战役,外面的人并不知道详情。

    就连圈内人也讳莫如深。

    但是,爱晴柔的成功,给国内所有卫生巾企业敲响了记警钟:爱晴柔就是老大,你们谁敢捋他的虎须,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

    王林的成功,并不是谁都可以复制的。

    办企业需要大量的资金。

    王林在成立爱晴柔卫生巾工厂时,主要是依靠在国库券市场捞金赚钱。

    正因为他有源源不断的大量收入,所以才能把工厂办得有声有色,也能抵抗外来的潜在风险。

    句话,王林亏得起。

    哪怕整个工厂亏损了,他也不会无所有。

    而刘显成不同,工厂就是他的全部,他的全部身家都投在了这家工厂。

    工厂倒,他也被拖垮。

    王林是过来人,他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要怎么样才能打垮家正在发展的卫生巾工厂!

    那些成长的企业,最忌讳的就是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盲目的扩张,再加上抗风险能力太低,只需要根稻草,就能压垮对方。

    月月爽公司倒了,这个品牌从我国的卫生巾发展史上,彻底的被抹除。

    这是因为它的创始人作死,没事去招惹王林!

    王林从来没有主动去打死哪家同行企业。

    相反,他很有心的在扶持国内的卫生巾产业。

    因为整个行业的蛋糕还有无限的潜力,他愿意和大家起共同挖掘。

    可是,如果有人定要作死,要触王林的霉头,那也就休怪他下手不容情。

    现在的王林,已经掌控了国内卫生巾上游原材料市场,手里拥有多个品牌。

    永华公司掌控的嫣红品牌和亲亲宝贝,也开始在内地上市销售。

    这两个品牌采用的是港风包装,连字都是繁体字。

    九十年代,香江的歌曲、电影化,正是在国内影响力最强盛的时候。

    特别是青年代,都受到了这种港风化的影响。

    他们学习港星的穿着打扮,学着港片里面的情节泡妞谈恋爱。

    因此,香江来的产品,在内地也十分的受欢迎。

    款服装,定要说是香江风格、在香江很流行,然后才能热卖,消费者就爱吃这套。

    香江比内地发达,内地人羡慕香江,以为香江的产品品质高于内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消费者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

    王林正是利用了消费者的这种心理,强势推出了嫣红和亲亲宝贝。

    这两个品牌面市以后,王林在央视和各大地方电视台,同时买断了十几部电视剧的广告,对嫣红和亲亲宝贝两款产品搞促销。

    为了推广这两个品牌,王林特意请来了港台巨星邓俪君打广告。

    邓俪君其实是个很有趣的女人。

    她说话风趣幽默,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身上的每寸肌肤,每个毛孔,仿佛都含着春风般的笑容,她的亲和力和影响力,在九十年代初的华语乐坛,可以说是无人能出其右,哪怕是她因病去世几十年以后,她的影响力还是十分强劲,央视都要想办法利用AI技术,把她复活在舞台上,圆了她不能来春晚演出的梦想。

    因为是香江品牌,王林就不能用国内的明星打广告,那样来就少了港味。

    而港台巨星里面,邓俪君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王林开始很担心,邓俪君这样的人物,不会轻易答应接拍这两支广告。

    但出乎他意外的是,当他主动联系邓俪君后,对方口就答应了下来。

    王林问邓俪君,需要支付多少广告费。

    邓俪君俏皮的笑着回答说,我不缺钱,我缺个男人,把你给我吧!

    王林哈哈大笑。

    邓俪君爱开玩笑,这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最后,王林以两百万港币的价格,请邓俪君拍摄了两支广告。

    两百万港币,相当于港台线明星拍部电影的价格了。

    香江的电影片酬,在1990年的时候,还没有出现大幅增长。直到91,92,93年时,片酬才出现跳级增长阶段。到1993年时,周星星和龙哥的片酬,直接跃进到了千万级别以上,而这个年代的港片,也是属于他俩的。而其它明星的片酬,大多数只有50万到100万。

    在1990年,王林花200万港币,请邓俪君拍两支广告片,也并不算天价。

    当然了,这个价格要是放到内地,那就是不可思议的天价。

    因为诸多原因,邓俪君本人不能亲自前来内地演出。

    但她答应拍嫣红和亲亲宝贝的广告,也并不违反某些人对她的限制。

    因为嫣红和亲亲宝贝是香江本地的品牌。

    至于广告片后来放到内地电视台播出,那就是企业的商业行为,和政治无关。

    邓俪君为嫣红卫生巾和亲亲宝贝拍摄的两支广告,都是在香江拍摄和制作。

    这两支广告的广告词,都是邓俪君本人想出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逆袭19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逆袭19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