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和顾清雨两个人来到电影院。

    对九十年代的城里青年来说,看电影已经成为种时髦,无数的爱情故事,都从电院影里发生或结束。

    去年的国内票房,也达到了个新的高度,突破了27亿元大关。国内十亿人口,年之内累积观影人次近300亿,每个人每年看了30场电影。而广大农村人口进影院贡献票房的次数是极少的,这么算起来,城镇居民看电影的热情和支付能力,可想而知。

    毕竟这年代的娱乐活动,除了歌舞厅、游戏厅,也就是电影院了。而电影院明显更适合青年男女约会。

    男女青年相约看电影,是种时尚的社交方式,并非只有恋人之间才能参与。

    “《北金,你早》,就看这个吧?”顾清雨望着排片牌上的影片,又看了看宣传画,“剧情片。”

    王林看了看主演,里面居然有江姗,饰演的还是个配角。她应该是刚出道。这几年的戏,可以说是人才荟萃,每届都出了不少女神级的人物。

    就冲着江姗这个人名,王林也想看看这部电影究竟讲了个啥。

    何况男女主演也颇有名气。女主是上戏毕业的马晓睛,男主是后来成了导演的王荃安。

    顾清雨说要请客,便真的拦住王林,不让他去买票,自己跑到售票窗口,排队去买电影票。

    电影票并不贵,王林也就随便她了。

    王林到附近买了些小吃。

    电影院外面摆了不少卖零食和小吃的地摊,王林买了些蜜饯、奶糖,又买了两瓶汽水。

    他拎着袋子走到排队的地方,看到两个青年人正在和顾清雨搭汕。

    顾清雨的美,是那种鹤立鸡群的美,尤其是那种雅的书香气质,般的女人是不具备的,而高挑靓丽的身材,峰回路转的玲珑体段,更惹得男人们侧目,有人搭讪也就不稀罕。

    她脸的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王林走过来,微微笑:“今天看电影的人还真多。”

    顾清雨嫣然笑,挽着他的手,脸往他的肩膀上轻轻蹭。

    就这么个动作,就向其它搭讪者宣示,她有伴了,你们没戏。

    那两个青年瞅瞅高大的王林,也就不敢造次。

    顾清雨低声道:“和你在起,我好有安全感。”

    王林笑道:“你这样的人,也会缺乏安全感吗?”

    顾清雨讶道:“我这样的人?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王林道:“独立、自主、知性、优雅。”

    顾清雨笑道:“你对我的评价还真高。我很开心。”

    轮到她买票了,她掏出钱来,买了两张票。

    “票价又涨了,有些大影院都涨到两块钱张的票了。”顾清雨对王林说道。

    “这是好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票价的上涨,也是经济的晴雨表。”

    “你啊,什么都要跟经济挂钩,看电影是多么艺、浪漫的事?你还要谈经济!”顾清雨的笑声如涓涓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还要二十分钟才能进场。两人就在电影院的长廊下聊天。

    “顾清雨!”对青年男女走了过来,喊道,“你也来看电影,和谁起啊?”

    他们很快就看到了站在顾清雨身边的王林,笑道:“这位同志好面熟。”

    顾清雨咯咯笑道:“你们别卦了,他是王林,他帮了我的忙,我请他看个电影呢!”

    那两个人是顾清雨的同事,他俩其实早就认出了王林,只不过出于礼貌,故意说面熟,怕顾清雨尴尬。

    王林落落大方,笑着和他俩打了声招呼。

    不时,开始进场。

    顾清雨和王林走进影院,找到座位坐下来。

    王林低声问道:“被你的同事撞破,没事吧?”

    顾清雨俏脸的脸蛋微微红艳:“你很害怕吗?和我出来看个电影而已,至于这么谨小慎微?你要是害怕我败坏了你的名声,你可以离开。”

    王林苦笑声:“我没这么想过,我个已婚男人,能有什么影响?你是公众人物,又是单身未婚,怕传出去对你不好。怕别人说你当我的情人,你以后没有人要了。”

    顾清雨淡淡的道:“我才不怕呢!我每天接触的男人还少吗?追求我的男人不说有个师,起码也有个团了。要传绯闻的话,早就传遍天下了。而且我没有男友,也没有家室,谁能吃我的醋?谁能给我难堪?就算闹出绯闻来,我连个吵架的对象都没有。而你不同,我反倒担心给你带来不良影响。”

    王林微微笑:“那就没事了。我家那位开明得很。”

    “是吗?我看她心眼也小。上次我和你拍了张相片,被她看到了,她不是还吃了醋吗?”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军哥跟你说的吧?”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

    “……”

    电影开始了。

    该片讲述了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经济改革思想变革时期,汽车售票员艾红与三个年轻人所面临的困惑,以及他们之间情感纠葛的故事。

    故事片的叙述方式,通过场景的变化来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

    寒冬的早晨,路灯还没熄灭,99路汽车售票员艾红、王朗骑车并排进了车场。场领导向他们介绍新来的司机邹永强。在车上,艾红无心售票,会儿修修指甲,会儿向外看时髦服装,王朗很热心自己的工作,麻利地撕着票,嘴不停地给乘客介绍情况。

    又个冬日黎明,王朗在老地方等艾红起上班,却不见她来,到车场才发现艾红正与公交司机邹永强尽情谈笑,这使王朗很不是滋味。

    个星期天,艾红在商场遇见邹永强,两人逛商店,下馆子玩得很开心,可是看到漂亮衣服买不起。而邹的同学是倒儿爷,花钱如流水,这使艾红动心了,要去挣大钱,结果与邹永强闹翻。

    邹因开车思想不集出了事故。艾红却遇上了个自称外国留学生叫陈明克,他用金钱诱惑艾红,送她金项链、录音机,逛酒吧,使艾红陶醉在梦般的生活,忘记了工作和朋友。

    艾红发现自己怀孕后,再去找陈明克时,才发现他是假留学生,真倒儿爷。

    年后,还是个冬日的黎明,已成为个体户的艾红又登上99路汽车,站台上王朗、邹永强送她下车,与前来接她的丈夫陈明克相逢。

    北金,你早,太阳升起来了。

    “这不就是个拜金姑娘的故事吗?”顾清雨笑道,“不过挺现实的,现在社会上这样的女人很多。有钱的老头她不爱,没钱的小伙她不嫁。”

    王林道:“你呢?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对象?”

    顾清雨抬了抬眼,长长的睫毛根根青翠,晶亮的眸子像会说话似的灵动:“你这样的。”

    她的语气带着丝颤音。

    这刻,她是大胆而又热烈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逆袭19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逆袭19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