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滴答。
    水滴滴在管道上的声音在这个冰冷狭隘的密闭空间里异常清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宫野志保跪坐在地上,纤细的手腕上被拷上了手铐,她身上还穿着几天前的实验服和酒红色毛衣,茶色短发异常凌乱,脸庞消瘦了不少,双眼也深深凹陷下去,雪白的皮肤上显现出了一圈明显的黑眼圈。宫野志保奄奄一息地靠着墙,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落下。
    她早已不再是那个走路带风的天才科学家,而是一个憔悴的,无依无靠的孤独少女。
    宫野志保平静地闭着眼,回想起被关进来之前的一切。
    自从那个黄昏贝尔摩德来找她,还说了这么一通阴阳怪气的话语之后,宫野志保彻底慌了神,她火急火燎地赶到通讯室拨通了琴酒的电话,以冷静的她从来不会有的焦急语气质问了琴酒一通,哪知琴酒只是冷笑一声,给了她一个令人崩溃的回答:
    “我只是服从组织命令罢了。“
    宫野志保听完这一句话,就知道无疑是琴酒给姐姐下了死亡审判书,她握着电话的手捏紧了几分:“gin,你不可以伤害她!不然aptx4869…“宫野志保咬紧牙关,极速运转的大脑中反复思索着能保住姐姐性命的筹码。
    可惜琴酒不再等待宫野志保说下去,他冷酷无情的声音打断了志保未说完的话:
    “我对你比较仁慈了,Sherry,和你的好姐姐道别吧。“
    “gin!“
    电话那头琴酒和伏特加保持着沉默,因此宫野志保能听到宫野明美那边传来的颤抖的呼吸声,宫野志保听着姐姐若有若无的喘息,只觉得心痛得都要绞起来。她从未这样害怕过,她不能相信这是她即将和自己唯一的血亲告别的时刻。
    “你不许杀她!!“宫野志保完全乱了阵脚,也不去想怎样威胁组织放过明美了,她最后能为姐姐所做的事情,只是在通讯室里像孩子一样哭喊,傻傻地祈祷着关键时候奇迹的发生。
    几秒的等待,对宫野志保来说却是一个漫长的世纪。她只觉得心头猛然一沉,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姐姐与她,从小到大的片段。她十岁生日上姐姐送给她的樱铃她现在依然保存的好好的。姐姐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和她度过的每一刻时光,在宫野志保的脑海中,栩栩如生。她们之间的过去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美好得像一场梦,美得不真切。
    砰。
    一声刺耳的枪声划破了两边的死寂。志保听到了彼端那个熟悉的声音发出痛苦的长吟,声音若隐若现,却像一把刀狠狠的剐着她的心脏。强烈的痛楚在反反复复告诉宫野志保一个事实:
    她不在了。
    她一度是她深陷泥泞时最后一根稻草。
    她一度是她的往昔里最干净的曾经。
    但一切的一切随着枪声归为原点。
    散为灰烬。
    座机听筒顺着她因为惊愕而松开的手指而滑落到地上,她瞬间就觉得自己灰暗世界里那唯一一缕光束的来源早已熄灭了。宫野志保恍恍惚惚地掐断电话,蹒跚着走出通讯室。她不清楚自己是怎样回到研究室的,她踱步到桌前,凝视着桌上那一摞厚厚的资料。几年时光下来,她的大脑为这个犯罪组织所用,一身傲骨的她,心甘情愿为他们发明出杀人的aptx4869,心甘情愿成为他们一样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她所付出的一切,为了谁呢?
    而她所想努力保护的那个人,如今也已经离她而去了啊。
    宫野志保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一般,只剩下一个干枯的躯壳,她在失去姐姐之后,突然不明白自己日夜奋战发明出这个药物到底是为了什么。
    宫野志保心中的仇恨在刹那间突然化为了熊熊的怒火。她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勇气让她这么做,她从抽屉中翻出一个打火机,当火苗触碰到aptx4869的一刻,火势迅速蔓延开来,宫野志保望着被逐渐被烧焦的资料,脸上化开一抹轻蔑的冷笑。
    她在火势困住她之前从抽屉里翻出改良版的aptx4869装进口袋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或许只是科学家对自己实验成果的眷恋吧……
    她逃出研究室,看着那里的一切,随着她巨大的悲痛,全数烧毁。

章节目录

灰原哀同人彼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叶柯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柯雨并收藏灰原哀同人彼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