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野志保烧毁实验室的消息很快就在组织内传开,实验室内大量化学药品与药物资料被烧毁,当组织人员赶到那里时早已是一片焦黑,房间里还残留着烟味,一切物品都被烧成了黑炭。
    琴酒在回到组织之后就收到了这个消息。男人一度冷酷的脸上微微有些震惊,他知道宫野志保在宫野明美死后一定会闹出点动静,但没有料到她会玩得这么过火。
    他匆匆给那位先生报告了这件事后就立马在研究室发现了颓废的不成样子的宫野志保。
    “Sherry。”琴酒冰冷的声音中略带怒气,“你知道这给组织带来多大的损失吗?丧失在组织枪口下的人命千千万万,为了一直老鼠的死,你就因此烧毁了关于APTX4869的所有资料?”
    琴酒迅速拿出伯莱塔抵着宫野志保的头。
    “啪嗒”一声,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那位先生说,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他可以让你将功补过,一个月内恢复APTX4869所有资料,否则……老鼠的下场我相信你已经见识到了。”
    宫野志保挑眉蔑笑:
    “老鼠,我姐姐那一条命就被你们称为老鼠?”
    “她是叛徒。”
    “她不是!她只是被骗了!”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宫野志保微微蹙了蹙柳叶眉,随即嘴角不屑地扯了扯。她无光的双眼平静地直视着琴酒那双放出杀意的眸子,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自己为什么要去和这些杀人犯解释人间琐碎平凡却又温暖的情感呢?琴酒不会懂姐姐对她的重要性,那位先生也不会管她是如何去接受那张温柔的笑脸蓦然的消失,他们心中只有组织,组织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至于人命什么的……
    这群恶魔根本不会管。
    宫野志保紧紧抿着唇,固执地摇了摇头,她不顾琴酒微眯的眼,也不顾接下来会发生的危险的事,少女眼中畏惧的神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一丝倔强。姐姐的死让她彻底清醒了自己现在在做一件错的离谱的事。
    女孩冷笑:“这辈子,我不可能再为组织效劳。”
    琴酒的耐心已经差不多被消磨完了,他的手指在伯莱塔的扳机上蠢蠢欲动,宫野志保闭起眼睛,忐忑地等着滚热的鲜血铺洒在实验室冰冷的地板上。
    出人意料,琴酒收回了伯莱塔,他一言不发地将志保拉起来,宫野志保微微挣扎了一下,但之后就任由他拉着自己前往不知名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将会受到怎样的处决,但事到如今,她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琴酒在一间密室前停下,他从黑色风衣中掏出一串银色的钥匙,打开了密室的门。霉味瞬间扑鼻而来,墙角边堆积着灰尘和残存的蜘蛛网。琴酒将宫野志保拴在水管道上,之后任由她自生自灭。
    “组织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珍惜。”琴酒背对着跪坐在地上的宫野志保,“好好想想,Sherry。”说完,他反锁了门。
    几天过去,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女科学家将姐姐被害的来龙去脉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也一遍遍刺痛着她的心。
    她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用?
    还不如去陪姐姐。
    陪姐姐……这个想法在宫野志保的脑海中萌生,她将另一只腾空的手伸进口袋,拿出了那颗曾经倾注她无数心血的APTX4869。
    杀人于无形的……毒药。
    她浅浅一笑,那一笑灿烂的像一道阳光,清澈的如一汪碧水,而着看似爽朗的笑容下,掩藏着她无法诉说的巨大的悲痛。
    该结束这一切了。
    她笑着吃下了APTX4869。

章节目录

灰原哀同人彼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叶柯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柯雨并收藏灰原哀同人彼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