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快看,这里有一个密室。”
    在璃月某处的遗迹里面,盗宝团的成员正在里面大肆搜刮,找到了不少珍贵之物,而其中的一个人则找到了一处密室。
    “哦!我看看。”
    这支盗宝团的首领听到小弟的话,便离开前来查看,只见一间密室门,上面还有一个奇怪的钥匙孔。
    “老大,好像我们找到的宝物里面就有这个样式的钥匙。”
    一旁的小弟提醒道。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赶紧去,把钥匙拿来,这里面一定有价值连城的宝贝。”
    首领直接吩咐让小弟把钥匙拿来,而小弟则是连忙去找到了钥匙,递给了首领。
    不一会儿,密室的大门打开了,门的后面是一条密道,密道的四周还插着火把。
    “所有人小心一点,这个地方有些奇怪,等拿完宝贝我们就马上离开,此地不宜久留。”
    首领吩咐所有小弟说道。
    “是!”
    随后,首领手持火把,小心翼翼的走在前方,生怕触碰到什么机关。
    很快,众人来到了一处密室,密室里面空无一物,只有一副厚重的棺木。
    “老大,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啊,你说,宝贝是不是都藏在棺木里面?”
    首领闻言思考了一会儿,招了招手说道:“你们几个,去把棺木给我撬开,我倒要看看,这里面究竟装着什么东西!”
    几个小弟连忙来到棺木面前,可是无论几个人怎么用力,也无法撼动这棺木半分。
    “老大,这个棺木似乎有禁制,这该不会是某位仙人的遗址吧?我们要不赶紧离开吧!”
    一个小弟提议道,可是首领已经财迷心窍了,说道:“走什么走,如果真是仙人的遗址,那这棺木里面的东西一定价值连城,等拿到里面的东西在卖掉,我们就可以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说到这,首领已经幻想到以后的富贵生活了,于是他便亲自出马。
    首领到处翻看棺木,最后在棺木的底下发现了什么东西,是一个机关,首领用力启动了机关,然后棺木松动了,首领见状大喜,连忙让一众小弟将棺木打开。
    众小弟将棺木打开,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棺木里面没有什么宝贝,只躺着一个人,这个人的身边还放着一把奇特的武器。
    首领看到眼前的一幕,骂到:“妈的,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害得我白跑一趟,算了,这个武器看起来也挺珍贵,虽然奇怪了一点,不过也能卖一个好价钱。”
    就当首领准备伸手去拿武器的时候,突然,棺木里面的人突然睁开了双眼,一金一紫的双眸对上了首领的眼睛,首领见状吓得大叫道:“啊!诈尸了!所有人,风紧扯呼!”
    首领带着一众小弟连忙逃走了,只留下了棺木中醒来的人。
    棺木里的人扶了扶脑袋,起身看了看四周,自语道:“我这是在哪?嘶,头好痛。”
    “苍寒?是我的名字吗?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苍寒又望了望四周,低头看向了身旁的武器,苍寒伸手拿了武器,喃喃道:“这把武器给我的感觉好熟悉,啊!!!”
    就在苍寒触摸武器的时候,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刀山火海之中,一名状如疯魔的男子正大肆收刮着人类的生命,到处生灵涂炭,而那名男子正是苍寒。
    “刚才画面里的人,是我?可是为什么,我完全记不起来。”
    苍寒扶着脑袋,显得十分的痛苦,不过没过多久,苍寒看着手中的武器,自语道:“这就是我曾经使用的武器吗?好像叫两仪?”
    两仪是一杆长枪,而和其他长枪不同的是,这杆长枪前后都是枪尖,一半黑色,一半白色,一不小心,就容易误伤自己,这就是双刃剑版的长枪。
    不管苍寒在怎么努力回忆,也无法在回忆起什么了,于是乎,苍寒将两仪挂在背后,离开了遗迹。
    苍寒刚出遗迹,温和的阳光照在了苍寒的身上,苍寒伸出手说道:“好熟悉的感觉,似乎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苍寒伸了个懒腰,随后便在璃月开始了漫无目的游走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寒一路乱逛,直接逛到了璃月港。
    看着眼前繁华的璃月港,苍寒扶着额头,自语道:“嘶,这就是璃月港吗?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进去看看吧!”
    说罢,苍寒便踏入了璃月港,只是刚进入就被千岩军的人拦了下来。
    “千岩牢固,重璋不移……”
    “干城戎甲,靖妖闲聊!”
    就在千岩军说到一半的时候,苍寒下意识的说出来剩下的口号,而眼前的千岩军也是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不过却变得尊敬的许多。
    “这位先生,进入璃月港的外来旅客都需要进行登记,请说出您的姓名。”
    “苍寒。”
    千岩军记录了苍寒的信息,然后将手中长枪砸在地面,然后行个军礼。
    “千岩牢固,重璋不移。欢迎来到璃月港。”
    就在千岩军准备离开的时候,苍寒拦住了千岩军,询问道:“请问,哪里有吃的?”
    千岩军指着一个方向回答道:“苍寒先生,往这边走就是吃虎岩,那里有个万民堂。”
    “谢了。”
    苍寒道谢了一句便往吃虎岩走去了,苍寒走过街头,经过了田铁嘴的说书摊。
    田铁嘴手中折扇一收,嘴里滔滔不绝:
    “彼时的璃月,海中有大魔侵扰,山间有恶螭盘旋,岩王帝君召集众仙,要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传说,帝君在出征之时,曾言道……”
    “此世群魔诸神并起,我虽无意逐鹿,却只苍生苦楚。”苍寒又是下意识的说了出口,这正巧被一个正在喝茶的男子听到。
    男子看到苍寒,惊了一下,不过还是镇定的品了一口茶。
    “这位小兄弟,看样子你是第一次来璃月港,可否坐下来一叙?”
    面对男子的请求,苍寒并没有拒绝,而是走到男子旁坐下。
    男子看着苍寒说道:“在下钟离,不知道小兄弟名讳?”
    “在下苍寒,初至璃月港,钟离先生,冒昧问一下,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钟离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询问道:“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
    “钟离先生知道我的事情,那能否告知于我?”
    看着苍寒一脸迷茫的样子,钟离便断定他不是在作假,便叹道:“欲买桂花同载酒,只可惜故人…何日再见?”
    “有些事情,你也不必回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或许忘记了更好。”
    苍寒越发的肯定钟离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便追问道:“那钟离先生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
    “以普遍理性而言,你还是不必知道的好。”
    见钟离态度强硬,苍寒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便起身说道:“既然钟离先生不想说,那我也不追问,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苍寒转身就走,而钟离看着苍寒的背影,自语道:“因为磨损而失去了以往的记忆吗?不过,许久不见了,老友,欢迎回来!”

章节目录

原神之光与暗的交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千岩牢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岩牢固并收藏原神之光与暗的交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