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景寒讥讽一笑:“皇姐,你怎么会如此愚蠢?”
    “遗臭万年??”
    “怎么,你不知道历史都是胜利者改写的吗?”
    “就如同父皇,他的这个帝王也是得位不正,可现在呢,现在的南凌还有几个百姓还记得他是得位不正才得来的这个帝王之位??”
    历史这东西,还不是靠胜利者书写??
    楚锦瑟被他这么一提醒,脸色变了变,其实父皇的帝位是得位不正这点她也是知道的,当年,他也不是太子,但是……
    她抬起头来:“你怎么能跟父皇比,父皇当年是没有办法,他……”
    楚景寒哈哈大笑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好一个没有办法,你看,成为了帝王,所有的人都会为你找借口,哪怕,当年也是谋反,却成为了没有办法。”
    “你说,未来我成为了帝王,我的子女是不是也会这样说我是没有办法?”
    楚锦瑟:“………”
    她深吸了一口气:“楚景寒,当年父皇的帝位,父皇也从未曾隐瞒,是皇叔他们先想要除掉父皇的,是他们先容不下父皇的,如今,可没有人容不下你。”
    楚景寒一听,突然之间眸子一片的猩红:“没有人容不下我吗?”
    “我若是不走到今天这一步,怕不是我早就被打入天牢了吧。”
    这些人,一个个惯会装模作样,说着一些冠冕堂皇虚伪至极的话哄骗着他,把他当成了傻子,却唯独不愿意把他当成至亲之人。
    楚锦瑟道:“………”
    她咬着牙齿地道:那还不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一心利用父皇算计太子殿下,谋害皇后,这一切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楚景寒神色变得更加的阴沉:“好一个咎由自取!”
    “今天,本宫就让你明白,何为咎由自取。”
    说完,手一挥,厉声地道:“给本宫拿下他们,闯进太极宫。”
    “是。”
    伴随着一声令下,那些禁军再一次冲上前来,楚锦瑟吓了一大跳,本退的后退,保护着太极殿的亲卫军也在苏公公的带领之下,一步步的后退着,直到是守在太极殿的门前,再也没有半步退让的架势,整个太极殿也在禁军的包围当中。
    楚景寒站在那里,江胜来报:“殿下,其它的亲卫军已经尽数拿下,太极殿也尽在禁军的掌握当中,皇宫的掌控权已经拿了回来,太子殿下可以放心。”
    楚景寒此时方才彻底的放心下来,他扭过头来看着苏公公,很是好奇地问:“苏公公,有一点本官很好奇,父皇若是我猜得没错,到现在还在昏迷不醒,没有办法命令到你。”
    “所以,到底是谁救了你,又是谁助你入地宫,又是谁让你做的这一切?”
    苏公公面容冷峻地道:“老奴乃皇上的奴才,皇上如今受困于宫中,老奴哪怕是九死一生,拼着丢了性命也要救皇上。”
    楚景寒点头:“本宫不怀疑你对父皇的忠心。”
    “现在本宫好奇的是,是谁助你进地宫,是谁救了你,是谁带走了你,又是谁下旨让你来做的这一切的??”
    “本宫可是记得,当初本宫当初掌握了皇宫,第一时间就要寻找苏公公的下落,可苏公公却是不见了踪迹,本宫也没有忘记了苏公公,一直是在暗中派人寻找,但却不料苏公公竟然是进了宫,还能调动得了亲卫军。”
    “而这期间,父皇可是一直是昏迷不醒的,所以,没有人下旨给苏公公,哪怕苏公公忠心耿耿,可皇宫在本宫的的手中,苏公公怕是也进不了宫吧?”
    “所以,是谁在背后指使苏公公?”
    苏公公面容铁青,冷哼了一声:“太子殿下不必想要从老奴口中知道真相,老奴什么也不知道,老奴什么也不会说的。”
    楚景寒讥讽一笑,并不在意:“说不说,也不重要,反正,人已经在本宫的手中了。”
    苏公公手中掌心紧握:“你说什么?”
    楚景寒凌厉地道:“来人,将楚锦深带上来。”
    苏公公瞬间脸色一变,立马抬起头来,只见禁军带着楚锦深一把拉了过来,他立马道:“太子殿下,你抓大殿下干什么,这一切跟大殿下没有关系。”
    “你放开他,放开他。”
    楚景寒却是神色阴郁:“苏公公,是他吧?”
    “今天晚上发动宫变,意图造反的背后主使者是大殿下吧?”
    此话一出,不光是苏公公楚锦深,就连楚锦瑟都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他是想要将今天晚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了楚锦深的身上。
    楚锦瑟大怒:“楚景寒,你疯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何曾跟大哥有关系?”
    就算是想要那帝王之位,也不至于要如此赶尽杀绝吧?
    楚景寒抬头:“今天晚上的事情,总要有一个人负责吧?”
    “况且,你觉得以苏公公一个阉人有本事掀出来这么大的风浪?”
    说完,扭过头楚锦深:“还是,大哥亲自承认?”
    此时的楚锦深就牢牢地捆住,神色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不堪,只是抬起头来时,眼眸平静,明明那和张脸比不过楚景寒,但站在那里,却就是有一种明珠之在侧,朗然照人,与楚景寒此时的扭曲疯狂不同,有一种风神秀异之姿。
    只是一双眼睛看向楚景寒时却宛如布满寒霜的利刃:“没错。”
    “苏公公确实是奉我之命,迎救父皇。”
    苏公公惊叫了一声:“殿下……”
    他咬着牙齿地看向了楚景寒:“太子殿下,今天晚上之举是我一人之所为,我为救皇上心切,跟大殿下毫无关系。”
    到了这一步,他们败了,他是清楚地知道。
    而太子殿下本就容不得大殿下曾经为太子殿下,若是再把大殿下牵扯于其中,给太子殿下机会,必然是会将所有的人赶尽杀绝,包括大殿下。
    大殿下不能死,他不能死。
    苏公公一心要将所有的罪责担下,可惜楚景寒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满意大笑:“很好,既然大哥承认了下来,那来人。”

章节目录

侯爷的一品嫡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唐小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小安并收藏侯爷的一品嫡妃最新章节